开栈前的盛筵:仁爱心栈第46个孩子出生记

2017-5-17 22:26| 发布者: 不苦| 查看: 249| 评论: 0|原作者: 安于世|来自: 仁爱慈善公众号

1
我看人总戴着有色眼镜,不是故意的,只是习惯。包括第一次了解于久博——不二禅茶院掌门人。最初想在石景山成立心栈的时候,小伙伴们说一定要在不二禅茶院。我回家赶紧求助度娘。看到不二禅茶院和于老板介绍,我当下就放弃了。


“不可能!”我想。这个地方太高大上了。可巧的是,第二天刘彤老师发来一条消息:“不二禅茶院老板想提供心栈熬粥场地,你要不要试试?”我当时内心一阵窃喜,这就是传说中的撞大运吧!可喜悦过后依然有些压力。

2
和于老板见面的前一天,很忐忑,特意把天文从798薅了过来,楼上楼下看了个遍,还在小本本上记了8条拟探讨事项,感觉有了点底气。

第二天,和于老板面对面时立马破了功。于老板笑着说:“可把你们给盼来了!”然后自如地描绘了心里心栈的模样,捎带着提及了可以提供的诸多条件,
也就十几分钟吧,8条事项我全划掉了。更欣喜的是,于老板还说了很多我和天文都不敢奢望的事情。原来真的撞大运是这种感觉!在聊天中得知,于老板曾经组织过奉送腊八粥的活动,还很圆满,各种意犹未尽。成立心栈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之一。出门的时候于老板说:“以后别叫我于老板了,怪生分的,叫我久哥”。“哦,久哥。”但好像还是挺生分的。

3
心栈成立了核心骨干群,大家第一时间通过了久哥承担副栈长。大家说:“栈长,把久哥加到核心群吧!”我说:“不!”“为啥?”“我们太吵了,会影响久哥的工作。况且心栈筹备八字还没有一撇,别给久哥添麻烦!”后来我给久哥汇报心栈的筹备情况,久哥每次都说:“如果有条件我要参与其中,特别希求学习煮粥和奉粥,以后心栈成立了,我也争取每天参与。”我觉得久哥只是大概说说而已,一个天南地北来回奔波的大老板,怎么可能有时间来参加筹备会?怎么可能凌晨三点多就起床往红莲心栈跑?怎么可能每天站在路边给别人奉粥?所以基本上每次筹划活动我都没有告知久哥。
4
没过多久,不二禅茶院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,过程相当的顺利。第一次上小组课,忙到下午才记起晚上要上课的事情,赶紧联系久哥。恰好久哥在外地出差的飞机上,电话怎么都无法拨通。快要上课时,久哥回复消息了:“放心,早就安排好了,有事找朱姐!”距离我上次告诉久哥上课时间有一周了。我还是有点不放心,下了班就往石景山狂奔。到了不二禅茶院,果然,一切都已就绪,平时散落的小桌子也拼成了大桌,还备了茶水,灯光音乐都很到位,真的比想象中更贴心。原来久哥如此上心!
5
因为心栈的事情经常和久哥接触,每次久哥都超级客气。“要不要吃个饭?”“不吃了。”“很简单的,就一碗面!”“真的不吃了!”“千万别客气,把这里当家一样!”“真的不客气。”“总得吃饭吧,不能只做事不吃饭啊!”“真的不吃!”......
这样的对话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,每次我都觉得久哥太客气了。能够借用久哥的场地熬粥就很过意不去了,还总蹭吃蹭喝的,太不好!有一天,和久哥谈事情,久哥又说:“吃个饭吧!”从不二禅茶院出来,我偷偷地问鑫鑫:“我觉得我对每个人都是敞开心扉的,可为什么大家都对我那么客气呢?”鑫鑫说:“我能理解你,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6
随着开栈日期的临近,和久哥的接触也愈加频繁,久哥对心栈的事情愈发上心。前一天小仓库还有不少不二的物资,第二天看已经清空了。说好要搬电锅进屋,架子上的东西便提前撤离了,连放粥车的小栅栏里也整理了。每次我表达谢意,久哥都说:“别客气,希望你把这里当成自己家。”久哥越是这样,越让我觉得欠他些什么。

离开栈大约还有一周的时间,受某些外部因素影响,北京环境安全监管力度明显加强。不二禅茶院毗邻长安街沿线,正是严管的区域。虽然最早已经将这个因素考虑进去了,可现实远比想象中的残酷。会不会因为开栈的事情给久哥增添负担?可因为这件事情更改开栈日期的确心有不甘。我开始发愁了。
7
久哥看出来了,说:“没关系,我们如期召开!即使是一件不好的事情,被监管了也会过去,更何况这是这么大的好事!是好事情我们就尽早启动,不要拖。开了就能坚持做下去了!”“万一对不二禅茶院有影响呢?”“开栈仪式能办得隆重,也能开得低调,只要想开,总能想到办法!”“还有,从福建会来一些嘉宾,人多了是不是会添麻烦?”“远道而来的嘉宾更要重视,都求之不得的。放心出不了大事情,即使出了也没关系,都能过去的!”久哥一直在宽慰我,为我舒缓紧张的心情。在那一刻,我有一种错觉:似乎真正想开心栈的人不是我,而是久哥。
8
为了试探公众对奉粥活动的态度,我们决定在开栈仪式前小范围试奉粥。万一有某些不可抗力,大不了开栈就延期。5.12日,宝山哥哥的第一锅粥出炉,
大家都激动得疯了。刚站在路边,双手颤颤地端上粥杯,久哥骑着自行车来了。麻溜地穿好五件套,走进了奉粥的行列。看他弯着腰,捧着杯的身影,感动得要哭了。

5.13日,天刚亮,锅里的水还未开,久哥又出现在了熬粥现场,“我来学学怎么熬粥,以后争取全程参与!”我开始怀疑我自己的想法,难道久哥说学习熬粥和奉粥都是真的?难道以前对久哥的认知都是非理作意?我的内心有个角落似乎在瓦解。两天的试奉粥,石景山心栈除了太受欢迎,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不顺利。

9
开栈倒计时,志愿者们在不二禅茶院布置会场,走流程,久哥也忙着在场地里进进出出。他一会儿爬到二楼去调投影仪影像,一会儿试话筒效果,一会儿调整条幅的位置,一会儿扭转灯光的角度,还拍个照片看看效果,比我细心多了。听说嘉宾们较多,电梯不够用,久哥打开了平时不对外使用的楼梯。我走到大厅时,看到久哥亲自走了一遍楼梯,发现不合适的地方便及时让员工处理了。后来我发现并不仅仅是楼梯,开栈当天的需要久哥都亲自过问了一遍,心里立刻涌过一阵暖流。忙到下午6点多,久哥来问我:“给大家做点饭吃吧!”“不用,久哥你太客气了!”“不能不吃饭啊,大家都忙了一下午,要饿坏了!”“没事,快忙完了!”“饭很简单,煮点饺子或是面条,不麻烦的!”“真不用了,久哥!”“你要真的把这里当家啊!”“已经当家了啊,所以才不客气。”

10
会议室里,一圈人在忙着包康乃馨,主持在对稿,PPT播放人员在调整参数,久哥在帮着志愿者看娃。可心和萌萌就好像两只猫黏在久哥身上,久哥好像幼儿园里的滑梯,承载着两只娃的开心与依赖,在那一秒钟我眼圈红了。第一次见到久哥的时候,他说:“可把你们给盼来了!!”后来他说:“我要参与熬粥和奉粥!”再后来他说:“事要做,饭也要吃!给你备点晚饭!”他说的都是真的,是我,是我觉得这些都是客气话。他说:“你不要客气,把这里当成家!”也是真的,是我把心栈当成了自己的,好像和久哥,和其他家人无关一样。突然间我理解了为什么大家会对我很客气,是我的心没有完全打开,还有层看不清的隔膜。即使在久哥这样一个已经把心栈和大家当做家人的人面前,我依旧没能透彻。
11
八点多,工作快收尾了。久哥实在看不下去了。他没有找我,直接走到小伙伴中说:“太晚了,我让厨房煮点饺子吧!”小伙伴们互相看看,没人回答,然后眼睛都定在了我身上。我笑了,这句话曾经响起那么多次,这是第一次走进我心里。“吃饺子还是吃面?”我问大家。大家的脸上竟然全是惊喜,原来他们从来都不是客气,全世界的客气都是我自己封闭的心。

12
久哥亲手端着面进来了,小伙伴们开心地围了上去。满场都是嘉宾坐的椅子,可大家都自发地蹲在地上,围成了圈。从没有一碗面像今天这般好吃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肆无忌惮的笑。

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素面,却让我有了家的感觉。大家围坐在一起,端着相同的碗,吃着相同的饭。大家齐声说:“石景山心栈的目标是养胖栈长!”还不停地往我碗里夹面条,我已经幸福到没有边际了。

萌萌吃着比自己头都大的一碗面,已经顾不得理我们了,沉浸在唇齿的幸福中。

不经意间扭头,我看到了久哥的笑容,是我从未见过的开心。
13
2017年5月14日8:08,石景山心栈正式揭牌。


久哥说:“用一杯粥温暖身边的人,我觉得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!”他说话时的眼神满是笃定的真诚,一起开心栈是真的,是他想做的,也是我们所有人都想做的,我们是一家人。

第二天群里有人提醒我:“久哥还没进核心群呢,什么时候加?”“马上!”我赶紧打开通讯录。几秒种后,久哥冒泡:“终于进入组织了!”我对着电脑屏幕在心里说:“久哥,久等了!”
 

 

八宝山心栈开栈仪式    暖心版
特别提示:看此视频请自备纸巾

石景山心栈地址:
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宝山地铁站C口南100米  不二禅茶院
欢迎到石景山心栈做客!
文字丨安于世    照片丨萧军   视频 | 路小洁

 

握手

鲜花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【视频】学诚法师关于宗教慈善的开示
我们做慈善,不是一种施舍。施舍就有一种上下的关系,不是平等的关系……

微博

微信

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

关注

扫描二维码,即可与仁爱志愿者互动

仁爱项目地图

返回顶部